香港118图库彩图-118图库彩图118开奖-118图库彩图库118论坛

网站首页|民革简介|最新发布|民革时讯|时政要闻|通知公告|参政议政|思想宣传|组织工作
社会服务|祖统工作|妇女工作|友往来好|基层支部|企工委|党员风采|文史天地|专题报道
欢迎光临贵阳民革网    
全文检索: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贵阳民革 >
那众所周知的悲歌之后……
信息来源: 作者: 发布日期:2012-07-02 [内容字号: ]

泓 莹

杨永楦(右四)与钟南山院士(右五)及周寿恺教授的亲友合影

 

      久久站在岭南医学院门前,只有这里仍然遗留着岁月的痕迹。

      很难想象我会来参加这个会议,因为它与文学实在没什么关系,但和人有关系。周菡她们早就到了,贵州来的杨永楦也比我早了一步,周菡进门,她们热烈拥抱,我在一边则呆头呆脑地,周菡咯咯笑道,没想到罢,我和她,只见过一面,见了一小时!就像和你,呵呵,我们就这样都成了朋友!

      原来杨永楦是周寿恺的学生杨锡寿先生的女儿,杨锡寿曾经写过《岁月的回忆——军医周寿恺》一文,真切翔实地记叙了杰出的医学家周寿恺在抗战其间在贵州图云关和上海江湾总医院的点点滴滴,这点点滴滴充分展示了周寿恺方正的品格、精湛的医术和渊博的学识——那是一位饱经沧桑的学术权威晚年回忆另一位学术权威!

      我吃了一惊,因为杨永楦看上去是如此年轻美丽,我还以为她比我小得多呢,而她在68年已经是16岁了,母亲被折腾而死,豆蔻年华的少女带着弟弟妹妹陪伴也是牛鬼蛇神的父亲渡过恶梦一样的日子,众所周知那是一段不甚回首的往事,那不是一个人或是两个人的厄运,是一个民族的灾难!周菡平时是不愿意多说的,太痛。尽管我和她一起做了两组有关她父母的稿子,也读过一些当时我未必应该读的东西,有关周寿恺被残忍地迫害致死的真相还是让我夜不能寐。

 

 

      周菡去忙会堂的事儿,永楦去会表亲,那个大家庭的故事倒几天也倒不完的,事实上我两个夜晚都在听她说话。这些话搅起我自己一些不堪的回忆,我实在不愿意多想,埋头复制当年贵州图云关那个国际红十字医疗队的资料,将自己宝贵生命献给中国人民的外国人并不只有白求恩一个,可是我们只知道白求恩!而周寿恺一家在抗战中的无私奉献倒成了“历史罪恶”!

      会场布置很好,画册也做得很好。

      钟南山先生是第一位不用讲稿说话的人,他看上去的确不像近七十岁的人,走上台去,深深向他的周伯伯躹了一躬,然后侃侃而谈,他说他是作为晚辈来参加这个纪念会的,周寿恺是他父母最好的朋友,也是他成长路上的良师益友,他谈到周寿恺对晚辈平等相待言传身教,一向铁面的钟南山会如此动情是我没想到的,他说他最难忘是周寿恺的博学、宽容和爱国情怀,博学就是踏踏实实做学问,他说,宽容就是有气度,顾全大局,如果每个人都能做到这样,我们的民族就有希望了!

      第二位不用讲稿的人是周菡。

      周菡,周寿恺先生和黄萱先生的小女儿,清华大学毕业,学工科的看上去总是比别人要斩截些,周菡是很有些巾帼英雄的气概的,在这个纪念父亲诞辰100周年的会上,她深情地谈到母亲黄萱,竟哽咽难语,黄萱是鼓浪屿华侨巨贾黄奕住的嫡出女儿,就这样一位千金小姐,抗战时毅然携一儿一女到贵州图云关与夫君共患难,居住在茅草房里,这是何等的境界?!杨锡寿的文章里提到当时每周一次的读书会,“住院医师集体伙食欠佳,周夫人就亲手做新鲜蛋糕招待。”

      黄萱只受过闺阁教育,中英文俱佳,国学功底尤其好。解放后曾作为国学大师陈寅恪的助手,协助陈寅恪完成一系列重要著作,这是一位奇女子,承蒙周菡的信任,我读过她一系列未公开发表的文字,深深被震撼。收在画册里的《生离死别》,是经过删节的,写的是她与夫君在别人监督下的最后一面:“ 六月十五日是离别足两个月的日子,他一定是忍死以待我,而绝望地走向死亡。”

      通篇都是这样淡淡的句子,淡淡的句子蕴着难以言传的凄苦和悲愤,而周寿恺那时正被打得死去活来,腹部剧烈疼痛,他自己诊断是胃溃疡穿孔,却没有人敢理他,更有一些人是不愿意理他,因为他“是一个很重要的犯人!”最终因为病情延误,并发严重的腹膜炎不治身亡。官方的文章是这样说的,“我们有义务将一个热爱新中国的学者的悲惨遭遇公告世人!”

      周寿恺是北京协和医学院的博士,抗战胜利时任少将军医,当时去台湾的飞机票早就买好了,然而他选择留在大陆,不但他留下,连送飞机票的人也留下了。留下,当然有他的理由。有知识的人很多,具有独立思考能力的知识分子却并不太多,这大概是缺乏独立人格的缘故,我想,做学问,其实人品是很重要的。

      周寿恺的父亲周殿薰是品格端方的前清举人,在厦门是第一位担任中学校长的中国人,同时还是厦门图书馆的第一任馆长,周殿薰曾经为他的学校谱写校歌:“欧风美丽莫侵凌,多士即干城。天下治乱,责岂匹夫轻?人群进化宜竟争,好把读书来救国,当勿忘民族民权民生”。周殿薰是厦门著名的爱国教育家,这样一个书香门第的教育世家,世代相传的,当然不仅仅是那些方块字,周寿恺是著名的内科学和内分泌专家,他选择留在大陆,意志始终坚定——这些人的爱国从来就不是停留在口头上的,周寿恺全身心投入医学教育是因为他太明白这个国家需要他做什么了!

      从1951年任岭南大学医学院院长兼附属博济医院院长,到1966年被迫停止工作,他全身心扑在医学教育上,是“卓越的医学教育管理者”!他当然没有想到后来会发生的事,如果他知道有后来----这是一种怎样的后来啊!

      “ 周寿恺教授,一生都医学领域里穿越,最终虽然没有穿越那个时代的苦难,却穿越了尘埃,栖息在高地,成了永恒的星辰!”我不知道画册前言中这个抒情性很浓的句子出自谁之手,只是从中嗅到一阵阵悲凉,那个时代的苦难,就是人自己造成的啊!据说当时遍体鳞伤的周寿恺教授被两派红卫兵抢来抢去,大家都要表功啊,而含冤去世的,岂止周寿恺?1978年为周寿恺等著名教授举行骨灰安放仪式,乌压压的遗像是一组……

      我们能保证那个时代的恶梦不再重演吗?

      周菡在台上的哽咽让我不能自已,我含泪替她拍摄照片,我答应帮她拍完全程的,全场静悄悄的,然后,突然爆发出热烈的掌声!这个会很短,短而饱满,没有人打官腔,没有人走神。会后还有一个关于内分泌的研讨会!会议结束,钟南山和周家三兄妹在场内热烈交谈,他们是一起长大的,有太多的话要说。

      我仍然静静地替他们拍照,然后他们又拉我一起合影。

      末了,周菡突然拍一下我的肩膀,喂,我们再合作一次,好不好?我有些愕然,这家伙,做稿子做出瘾来了!从昨天到今天,没有一刻是停的,而她精神好得就像一只刚刚出膛的子弹!她兴致勃勃地说,我们去贵州,去图云关,我们来写林可胜,写抗战时期的红十字救护总队,好不好?!杨永楦大声说好,说她一定尽力提供条件。我当然想去,其实这半年,我就一直在做着一些也许别人觉得没有太多现实意义的事儿……我想现在做,也许还来得补救一部分!

                                                                                                                                                                       2006年11月17--18日

本文摘自新浪网 作者泓莹系《夏门文学》杂志编辑

贵阳民革主委杨永楦(站立者)作为周寿恺学生杨锡寿的女儿参加纪念会受到热烈欢迎

【返回顶部】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Copyright sherifshot.com 版权所有: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贵阳市委员会
地址:贵阳市金阳新区市级行政中心二期C区4楼 联系电话:0851-87988580